如果快乐唾手可得那还快乐吗

快乐的感觉来的太容易了,心动的时候又是如此转瞬即逝。

看到可爱的商品点两下鼠标就可以买到了,然后就是坐等收货。这个过程如此简单,轻易,不需要任何肉体上的消耗,和精神上的损失。而且因为信用卡付款,花钱的感觉很不真实,没有那种把钱递出去消费掉的心疼感。

我越来越觉得现在通过购物获得的快乐越来愈少,明明商品越做越可爱,商家打折力度越来越大,漂亮的商品也越来越多,我也不缺钱买他们。

我在烈日下家门口清理杂草的时候,汗水顺着我的脸颊脖子一直流到了我的胸膛,那个时候我很快乐。我们在国家公园孤身二人穿越荒漠寻找地图上的景点,阳光灼热,汗水直流,但是到达目的地的那一刻感觉身体轻盈,精神振奋。那个时候快乐无比。而不是网购一天之后钱包空空,头脑沉沉。

因为过于简单得到了快乐使得快乐的阈值提高,那么下一次就需要更加可爱的更加昂贵的商品才能获得之前等量的快乐,然后这个阈值不断提升,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不停买买买还是没有很开心。

可是本来买喜欢的商品要么是为了满足生活基本需求,要么是为了取悦自己。现在大部分的商品都是商家为了让你消费而故意制造出来的“伪需求”,大家也心知肚明这一点,那购物当然是为了取悦我自己,可问题是真的被取悦了吗?至少我没有。我曾经有,但是越来越没有。

我不想这样。不想花了钱连最基本的快乐都得不到。

在无所事事的时候打开购物网站当然是最容易的,所以怎么不让自己无所事事,或者休息的时候真正的在休息而不是漫无目的打开网页,这是我需要思考规划的事情。

多输出,而不是被动输入,特别是在周末或者闲暇的时候,因为如何利用这个时间,往往是自己和别人拉开差距的机会。躺着当然舒服,不用思考的买买买刷视频肯定很爽。但是人要追求的是一世爽,而不是一时爽。我想要的是一天充实的在思考在行动在创造,而不是傻不拉几的看看看刷刷刷买买买,这是很容易进入的状态,但是不是我想要的状态。

道理都懂,但是怎么付诸行动,如何开始?不如就把它当成这个周末的目标吧。

mindset

如果我觉得自己很强大,就不会认为别人会伤害到我。

我很强大,无论对方如何质疑我的行为,都是因为他不懂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应该去循循善诱的引导他朝着正确的方向思考,因为他需要我的帮助去理解我的行为。如果我对他恼羞成怒,他就会继续不理解和困惑。

我很强大,所以对方说话的语气是敌是我,是热情是冷淡,都是对方的选择,而我的选择是只接受对方的信息,而不去体会对方的感情。自然界中强大的动物不会去体会弱小动物的感情,这是自然法则,强大的狩猎者会四处寻找机会,伺机而动,猛烈出击;而弱小的被捕食者只会唯唯诺诺,四处躲藏,最后被一击命中。

我很强大,那么在和对方交流的时候,只说事情,不涉感情。大大方方提出要求,不必做多余的解释。如果提出问题,那是一起探求问题的答案,给对方一个提出建设性建议的机会,若对方给出建设性建议,礼貌并且适度的感谢;若对方没有或者不愿意给出建议,表示理解,因为这只是他对此了解不多或者能力不够。纵观历史,王者提出问题并不是因为自己真的没办法解决,是考验群臣的机会;而管理者提出的要求,是为了帮助属下成长,而不是自己闲着没事非要为难属下。强大的人是不需要那些虚头巴脑的客套和感谢的,如果有,那也是为了安抚弱小脆弱的人让其更好的为自己卖命。

我很强大,节奏我自己带,管理者从来不会真的听取弱势群体的意见,如果听取了,那也是这个意见恰好符合了自己的利益。强大的人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对于周围的噪音,从来都是谈笑风生,云淡风轻。

我很强大,所以宠辱不惊。小孩子会因为给了一块糖一个玩具而高兴的上蹿下跳,但是代价是让他乖,让他听话。强大的人会是那个发糖的人,让别人乖,让别人听话。强大的人受辱时不觉被辱,而是寻求逆风翻盘的机会,明朝皇帝朱祁镇,越王勾践,从高位落至低谷的机会也只有那些王者才有机会体会了,但是是绝地而起,还是瞬间意志消弭,强大的人会选择前者。当有人攻击你,用不实的言论指摘你,就像历史上那些上蹿下跳随大流的屁民们,当帝王从他们身边走过,根本不会看他们一眼,也不会去听他们的激烈言论,因为尔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我很强大,林黛玉会顾影自怜,葬花叹息,强大的人会说我命由我不由天,会扼住命运的咽喉,会撑开属于自己的天地。被动与主动,强者永远选择后者,因为主动,才有选择权,被动等待,就是将属于自己的选择权拱手让人,强者在最后一刻都不会放弃自己,因为只有自己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我很强大,所以我不会辗转反侧,因为桥到船头自然直,我也不会忧心忡忡,因为让我忧心的事情我都会提前去解决应对,我更加不会顾影自怜,因为没有人伤得了我,那些唧唧歪歪的,那些指指点点的,只是因为他们嫉妒,因为他们得不到,强者的道路上从来都是充满质疑,但是强者依旧是强者,而质疑之人只想质疑,不在乎对象。

我很强大,于是我鲜少议论别人。从来议论纷纷之人皆为市井,指指点点之人终为屁民。强大的人心有目标,有信仰,有大智慧,如果世人都去评论一番,那留给自己的时间呢?周遭人的善恶不会因为去评论会有任何改变,强大的人会掌握规则,制定规则,用能力,用现实,而不是用言语,让悠悠之口自己闭嘴。

我很强大,拖延不会出现在我的身上,因为强大的人知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今天的拖延会让问题到了明天多花一倍时间去解决,强者珍惜自己的时间,并且想把自己有限的时间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

我很强大,所以我明白任何时候,自己的事情都是最重要的,照顾他人的前提是照顾好自己,自身没有完善的情况下想要帮助别人很多时候是白费力气,还会让真正关心你的人为你担心。

我很强大,我知道:生活无需设限。强大的人可以适应任何环境,可以听到各种声音,可以尝试各种可能。强者嘴里你听不到:我永远不会,女人就应该,男人就应该,我就是这样,等等的话,因为强者不想禁锢自己的各种可能性,世界那么大,强者不断探索,弱者一直龟缩。

我很强大,但我不会放弃自己的真心,它依旧赤诚和跳动,只为值得的人。

squishmallow

好久没有好好在正常的时间吃饭了,我嘴上说着厌倦这样的生活,但是还是很不舍得这个工资不错的工作。

我知道自己对写代码这件事情毫无激情可言,对半夜还要爬起来工作这种事情极度厌恶,可是我还是来到了压榨天堂来上班。一次次拖着疲倦的身体肝到半夜,一次次的睡眼惺忪的早起,在下午3,4点才胡乱吃几口饭,这样的日子每一天我都觉得过的很郁闷,但是我不舍得放弃。整天无力的喊几句要辞职,叫嚣着多么痛苦,眼泪汪汪的,但是还是不愿意离开。因为人本质上的趋利避害所导致的,即使再不喜欢,再郁闷痛苦,想到工资就舍不得了,想到这个平台能带给我的机会就舍不得了。所以我整天喊口号,家人朋友都习以为常嘻嘻两句就把我给打发了。

但是我想心疼自己,对自己好一点。我想追逐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想寻求一份内心真正的平静,不需要把莫生气贴在床头默念的生活,即使有了现在的工资,我的消费水平也没有上涨,本来就不爱名牌不爱化妆花不了什么钱,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美食 – 这个也花不了什么钱啊。

工作让我蒙蔽了双眼,让我看不到身边的美好,整天沉浸在压力中失眠,和焦虑。过去的我,开朗的我,没有办法想象现在的我这样,镜子里的我很苍老很不开心。那颗本来扑通的心变成一潭死水,那个有趣的灵魂变得郁郁寡欢,那个爱唱歌爱生活的我被内心的煎熬折磨的死气沉沉。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了,我想重新喜欢自己。

拿走你的工资,老娘不要了。

虽然我现在还没有100%的勇气说出上面的话,但是我感觉到了最近勇气在增加,很快我就会如释重负的说出这句话,作出行动,并且,不会再后悔自己的决定。

进击の直男

我把睡衣的裤口稍稍塞进长筒袜里面想要保暖:你这个造型好像红军,炊事班班长。

指着我在阳光下的影子哈哈笑:你看你的影子像狮子王。

我在网上看中一件毛衣问其好不好看:不错,像亚里士多德。(这件衣服长这样:https://www.pixiemarket.com/collections/tops/products/ivory-wrap-knit-sweater)

我穿上一件自认为很时尚的牛仔阔腿裤,夸赞到:好看,像少林寺的功夫小子。

===那些记忆犹新的赞扬===

坐在车里:你长得像葱头

还是在车里:感觉你像一只瓢虫

我穿上最喜欢的粉色风衣照镜子:哎,这件衣服不错,穿起来像彭丽媛

早上起来我在照镜子,凑过来笑嘻嘻:你的脸像飞船(还是飞碟来着?)

伤痛从未抚平,何来原谅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

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即使漂泊在他乡,即使工作繁忙,只要想到这幕惨剧,就心痛如绞。

学生时代买的那本《正义之诉》还静静的躺在家中的书柜上,可是里面却记录着惊天动地的人间悲鸣,我想用残忍,恶毒,灭绝人性,惨绝人寰来形容当时侵华日军的狗日的勾当,但是我仍觉不够,即使是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它们,它们也不配。

那一张张的黑白照片,是带着血的。

一个日本兵大笑着用手中的长刀插着一个活生生的婴儿高高举起。

日本实验室中,一个大型试管中浸泡着被一半切开的中国人,做他们的人体试验。

无数的中国女性被日本兵一遍遍的强奸施暴。

中华大地尸横满地,哀鸿遍野。

我不愿意再想了,我不愿意再写了。但是我知道,这些影像,从未在我心中散去。

这些都只是无数真实惨剧的一幕缩影,就在1937年12月13日。

这才是真实的恐怖片。

我多么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啊。

当我在南京读大学的时候,每当踩着脚下的土地,我知道,无数的冤魂,从未安息过。

因为无耻的施暴者,还在血淋淋的伤口上,划上一刀又一刀。

施暴者以及所有当今日本政府的助纣为虐者,我不恨你们。

我恨透了你们,恨极了你们,这种恨,痛到了我的骨血里。

我是多么热爱现在的和平生活啊。

我也多么想冠冕堂皇的说一句:牢记历史不是为了仇恨。

可是我从来不需要刻意的牢记这段历史,它早刻在我的骨子里;而那些助纣为虐的和那些被洗脑的乌合之众依然横行霸道,面对比暴徒更加不知廉耻的它们,我们却要捂着自己流着血的伤口淡淡的说一句原谅么。

当然不是。

它们不需要我们的原谅,因为从来,被残害的弱者总在黑暗中尸骨全无,得逞的施暴者却在阳光下仰天大笑。

你越是顶着天使的圣洁光环,施暴者却越是呵呵冷笑。

原谅?它们不需要,良知早被丢弃了垃圾桶,发臭变质了。

所以我会给他们祝福。

这个夜晚,我祝福所有的施暴者以及那些拥护日本南京大屠杀罪行的助纣为虐者。

祝你们,今夜,好梦。

希望你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如今故乡变他乡 – 异乡人

披星戴月的奔波

只为一扇窗

当你迷失在路上

能够看见那灯光

不知不觉把他乡

当做了故乡

只是偶尔难过时

不经意遥望远方

曾经的乡音

悄悄的隐藏

说不出的诺言

一直放心上

有许多时候

眼泪就要流

那扇窗是让我坚强的理由

小小的门口

还有她的温柔

给我温暖陪伴我左右

无意中听到这首《异乡人》,不知不觉把他乡,当做了故乡,只是偶尔难过时,不经意遥望远方;只是在节日的时候微信里的祝福,只是在视频里熟悉却渐渐苍老的面容,只是在小心翼翼的隐藏想你的心情,只是在你失意难过时不变的鼓励和永远的温柔;是在亲戚朋友面前提起你时小小的骄傲,是希望你能做的更好却又怕你累着的矛盾,是没有得到及时回复的不安与焦心,是知道你生病了却没法照顾你的着急和担忧,是自己病着累着也不愿意告诉你让你担心的体贴。是…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迷迷糊糊听到川普得新冠的消息,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一个激灵:绝对又在演戏了。

为了得到自己的目的,这个男人是疯的。

所有的一切,从一开始的选举,他就在有计划有筹谋的一步一步装疯卖傻。骂他的人越多他越开心,因为所有的人都被他带着节奏走,对于一个商业上已经无比成功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操纵整个美国甚至整个世界的人心来的更加痛快淋漓呢?

有人说他是好总统,我能理解,因为只是正好,他的一些政策符合了这些人的利益。但是我不敢苟同,我认为这一切是为了满足他自己,我认为他就是喜欢把政治把玩在手心的那种快感,喜欢操纵别人的心态。他喜欢受到瞩目,喜欢出风头,喜欢打压别人,所谓的离经叛道既是他的吸粉利器,又是他的一层自我伪装。

我最欣赏美国的,就是他们对各个民族各种不同习惯和文化的包容,这是他们的发家之本,这是为什么他能吸引世界各地有能力的人在这里生根发芽,也是为什么这里是各个种族的人实现梦想的沃土。但是,这样的包容很可能会从此消失了,因为你,或者最本质的,你只不过是个推动者,你只是发掘并引爆了人心深处潜藏已久又不敢言说的不满。在你看来,所有的伪君子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和平,是时候让你这个真小人跳出来,把这一切搞到乱七八糟: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如果之前,我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商人,可是现在,我是一个打破常规的新秩序缔造者,我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片混乱,我爱这个混乱的世界,我喜欢充满反派魅力的我自己。(霍金曾说万物本起源于混乱,因混乱和无秩序的不完美才产生了你我,这么说,川普还是一位为了人类万物牺牲自己名誉的高人)

如果美国变成川普的玩物,那全世界这个长长的美国梦,该醒了。

其实我真心的欣赏我在这里遇到的普普通通的美国民众,我还记得我刚来的时候,走在路上也会有陌生人和我打招呼,眼睛里面都是真诚;超市里,有人看到我们东西多主动让我们先结账;车没电了,学校里素不相识的校友拿着jumpstart主动帮忙重新发电;虽然有一些不好的事情,虽然有时候他们的过分热情让我有点无所适从,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有意思的回忆。

这种对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的习惯和包容就是美国文化的组成,还有他们崇尚自由的心态,即使他们未必真的喜欢,但是能够习惯和包容其实已经很难做到了,这也和他们的历史原因有关。大部分的人愿意去了解,能够不假设不定义不总结,已经是很难得了。只是川普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让各个种族互相仇视,让人心越离越远,让猜忌和嫉恨丛生,让大家伸出刀子划向彼此,让规则和秩序轰塌,让混乱笼罩这片土地。世界是你的舞台,你就是演员,自导自演,不亦乐乎。

我本来就是无根的浮萍,飘在哪里都没有关系,因为有光亮,我才会心之向往,如果光亮消失,我也会离开的没有留恋,那些闪着光的回忆会让我的心荡起涟漪,但是这只是回忆,回忆是不能沉迷的东西,这个好的世界,或者不好的世界,都是我所在的世界,世界在变,我可以逃避,可以放弃去感知,可是他还是不停的变。正因为现实总是一瞬,才显得美好那么的永恒,也许我应该寻找这样的永恒,每个人都应该寻找这样的永恒。

为什么对什么事物都不是特别感兴趣,提不起劲头,过得没激情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042943

我大概猜一下你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个:

第一。你一直都活得太过于压抑。
可能是因为从小遭受身边最亲密的人的肯定太少。又或者你从小的某一些需求从一开口就受挫。受挫的原因有很多,一种是来源于家庭的传统观念例如重男轻女。另一种来自家庭条件。以上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导致你需要总是去妥协于外界环境。过于的压抑你自己的内心。所以你病在不敢表达。

第二。即使你表达了你也不敢太热烈的去投入。
其实我觉得这个是因为受到第一条的影响。因为你总是习惯于像外界妥协,压抑隐藏你的真实感情,以保证你的“安全”。所以外界的挫折很容易让你产生退缩感。所以你无法全情投入。

这是当你年幼的时候外界强加给你的外衣。你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好好的保护好你自己。
但是亲爱的现在你长大了,可以自己选择了。

建议。放开自己。勇敢地去表达去付出。

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们为某一件事情疯狂。除了一开始的三分热度,其他时候我们爱的都是自己的付出。因为那感动了我们自己。所以投入十分重要。

可能你现在还没学会爱人与信任。但是没有关系。
你想要什么该怎么做,就那样对别人做。

作者:断脚的鸟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042943/answer/9038986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想不出标题

最近看人生七年看到35岁的peter说他比较懒,没有办法立刻投入到一件事情当中,在做这件事情之前要先喝杯咖啡什么的,我就乐了,哎这不就是我吗!

我希望自己工作的时候是能够全情投入的,所以一旦哪天起来我感觉自己状态不好,我就本能的很想请假,我一直以为我是想要偷懒,但是我现在意识到不是这样子的,我只是不想低效率的工作,人总是有效率低的时候,也许其他人可以做到效率低也在办公室晃晃荡荡一天,但是我做不到,我希望自己工作的每一分钟都充满热情,所以我不是偷懒,我其实是想要让自己做到最好。我却总是以为自己想要偷懒,总是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

我问过我的很多朋友,他们说自己没有请过假,他们也有不想工作,效率低下的时候,我问他们那那个时候怎么办呢?他们说:那就不工作呗,或者飞速的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就好了。

这真的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思路。我是宁可请假都不愿意自己打不起精神工作的,所以我有的时候精神不好的时候偶尔请个假,就是想让自己休息一下,cheer up起来,第二天饱满的投入工作。因为我把工作看的很重,不如说我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看的很重,我对这件事情的责任心很重,觉得自己理应为它负起全部责任,觉得自己的工作就应该投入120分的激情去做。不能容忍自己颓唐的工作状态,现在回想自己之前学习也是。但是我一直没有想清楚自己真正的意图,一直责怪自己,给自己好大的压力,我觉得自己错了,

我明明为工作投入了很多,即使之前那么多不满也是从来没有松懈自己的本职工作。人都有想偷懒的时候,别人是在带薪偷懒,我是主动请假,该我的活还是得我去干。一年到头请假不会超过5次。苛责自己,甚至都有深夜无眠的情况,没必要,实在没必要。

我就是把工作看的太重了才会这样,其他人是没有把工作看的我这么重要,接受自己状态的不完美,我应该也学会接受,工作不完美但是非常认真的我。

还有啊,我应该接受,人际关系的不完美,自己长相的不完美,性格的不完美,脂肪的不完美。。。为什么老是想自己的不完美?本身不自信的人更加应该多多注意自己的优点。

过去的不愉快不全是我自己的问题,不过,我有多少问题又如何?你已经被踢出了我的生活了。如果我自己把它踢的远远的,潜意识里却还是受它影响,那我真是自作自受,就不要怪被你踢走的回忆了。哎,放过自己吧,如果做不到,就一遍一遍提醒自己,放过自己,放过曾经的回忆,他们想改变你,想让你觉得是你自己的问题,想打压你到尘埃里,所以你就自己钻进尘土里吗?这不是遂了他们的意。所以你就一遍一遍怀疑自己怀疑到痛苦,哭泣,还有折磨自己?这不是着了他们的道吗?他们看轻你,打压你,毫无理由的指摘你,你就信?在这之前可以问一问他们配吗?

我就这么点防御力,别人的无端指摘,别人的有心恶意,我就当回事,我就缴械投降?即使离开了还是潜意识里受着伤害,怀疑自己,惴惴着不自信?这么脆弱的小心灵怎么不去当林黛玉,曾经的阳光少女你滚到哪里去了呀。

不开心的人总是想的太多,陷进去了逃离不出来。看看neil小的时候蹦蹦跳跳,活泼可爱,天真无邪,之后却是没法承受一点点打击,陷到自己的思维深渊中无法走出来。我老妈还老说我之前是活泼阳光,现在每次视频都见我带着淡淡的忧郁。。。

不自信和从小到大时时刻刻被打压有关,还好,我遇到了那个会鼓励我的人,感觉看到了光芒,是发自内心的鼓励和欣赏,不是为了得到什么,也不是为了吹捧什么,更不是为了迎合什么,这一点,我比neil幸运。会鼓励,也会指出不足,肯陪伴,渡过充满不确定的阶段。心里的不自信恶魔太强大,时时刻刻跳出来折磨我,让我陷入痛苦,可是那束光一直在努力的照着我,我其实很幸运,因为有这样一个人让我意识到,我是很美好的,很善良的,很可爱的,即使我有些缺点,但是我依旧值得被体贴,被呵护。

希望这个恶魔能尽快的从我心里真正的离去。

放弃沙雕网剧,丢掉蜜汁幻想

我顶着黑眼圈真的有认真反思我为什么老是睡不着。

跟工作压力大有点关系,和大姨妈也有点关系?但是还是和我胡思乱想有关系。不,应该是蜜汁幻想。

说起来非常羞耻所以我真的不想说,其实我老早就意识到自己这个小九九,可是要解决问题,就不得不面对自己最难以启齿的想法,在心里酝酿越久它的威力越可怕,会从小九九变成大九九,变成暗夜里鬼魅的杀手,来谋杀本姑娘的睡眠。

我睡不着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我爱空想,爱幻想,若说胡思乱想是把已经发生的时间在脑子里翻来覆去,那幻想就是无中生有,就是凭空乱造,我一直觉得我的脑子里面随时能演各种情景剧:爱情剧,宫廷剧,穿越剧,武侠剧,只要我想,我能代码敲着敲着就在脑子里演起来。我遇到的每一个人,她/他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一个不经意的表情和动作,都会让我陷入到无限的遐想当中,其实很多时候也许就是人家无意识的举动而已,但是在我这里却成为了我脑洞大开的美好素材。有的时候在脑子里面演出了神,我真的会很投入很忘我,忘记了我眼前的一切,忘记面前这如巧克力块一样的键盘,和如彩虹糖一样的IDE高亮字体。

晚上躺在床上还没睡着前的那一小段时间就是我创作灵感喷涌而出的美妙时刻,这一天遇到的人和事都能被我揪住一个不易觉察的小细节借题发挥创造出洋洋洒洒或心动或感人或魔幻的故事,有的时候想着想着,觉得前面的某处情节不够生动,思维就会折返回那处情节,重新遐想。我的思维在我不可思议的脑洞中流连忘返,越想越兴奋,越想越觉得我编的故事怎么这么有趣,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妙人不去当编剧当导演什么的真的实在可惜,有的时候想着想着就觉得有点迷迷糊糊的,其实没有睡着,可能只是太沉迷于那些虚构的情节当中了,这个时候会脑子里有另外一个声音悠悠然冒出来:你该睡觉了。然后我会猛地一惊,发现已经半夜1,2点,我的美好故事戛然而止,我懊恼起来了,不过懊恼无用,脑子的兴奋劲挥之不去,活跃的神经末梢们依旧悄咪咪的手牵着手跳着迪斯科。我失眠了。

这一点也不意外,我的性格天生跳脱,我的思维一直都有点散漫,如果说有些人的性格是那种山谷一样柔美的曲线,那我的性格更像上上下下离散的点或者没有什么拐弯的折线,我的思维可以从一个状态迅速跃迁到另外一个状态,不够集中,容易走神,所以有的时候会听不清别人说什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很苦恼。可是偏偏这样的性格导致我喜欢看一些逻辑性连贯性没那么强的东西,比如那些沙雕网剧,世界奇妙物语,什么日本中二剧,就说这沙雕网剧,简直就是把我往跳脱的深渊越推越远,由于它本身够狗血够趣味够中二,又完全没有强大的逻辑支撑,毫无连贯性的全靠颜值死撑,但正是它脱离了逻辑的束缚使得它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简直跟我那千回百转的脑回路一拍即合,我太喜欢了,所以我沦陷了,所以我悲剧了。

那些中二网剧给我脑海中的小剧场提供了充足的场景,我可以把生活中搜集到的素材库,放到这些场景中,再加上自己无边无际的想象力,变成了夜间小剧场。

可是午夜的精神狂欢带来的是身体上的痛苦和一天天精神的损耗,既然跳脱的性格是先天无法改变,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那些把自己越带越跑偏的沙雕网剧和中二剧,那些漂浮在天上的不切实际的东西看得越多,我的脑洞就会被撑开的越大,我就会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戏精天性,陷入到幻想当中无法自拔。这种精神上的荼毒是慢慢渗透的,是从来不易察觉的,所以才是相当可怕的。也许有人会因为你的脑洞大开觉得你新奇有趣从而喜欢你想要接近你,可是只有你自己知道,在这背后是你自己精神和体力一点一点的损耗,你会偏离现实越来越远,真的,如果你长期处于一种偏离现实的drama状态,长期沉迷于自己编织的奇妙故事当中,你会渐渐分不清楚虚拟和现实,渐渐迷失了自己,让自己陷入到现实和虚拟不一致的巨大落差和痛苦当中。

戒掉糟粕的沙雕网剧,放弃不切实际的蜜汁幻想,让自己睡个好觉吧。拥抱现实,虽然平淡又有点枯燥,但是是脚踏实地真真切切的,平淡中也会有可爱的光彩,有着平实的心态,才能安稳的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