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收获自重感

最近的经历让我重新思考自己想从工作中获得什么,我想是一种自重感。是保持本色,是做自己。这里的做自己,不是现在社会上软弱无力口号似的空洞的“做自己”,而是类似于《人性的弱点》中的那句“无论如何,保持本色,做独一无二的自己”,是那个只属于我的“做自己”。模仿,羡慕,跟风,我永远不会收获自己想要的幸福。工作中形形色色的人,无论他们是什么样的级别,他们或强或弱,或鹰或鸽,他们都是根据自己的情况作出了相应的行为映射。不是他级别高经验多,他就是真理,不是他强势,他就说了算,更加不是他反驳我,我就不对。什么是自重感,是自己做决定,是自己去捍卫自己的决定,最后为自己的决定所引发的任何结果承担责任。

这些年,我将自己工作上能否有成就归结于能不能升职加薪,我把自己工作做的好与不好寄希望于上级和同事对我的评判。我把很多次工作上的讨论和质疑当作对我自尊心和自信心的碾压。我错的离谱,我大错特错,我把自重感丢了,我忘了自己本来的颜色,因为我打心眼里不信任自己,所以我想把每一个重大决定丢给别人,所以我会在最需要发表言论的时候选择沉默,所以我会因为别人一两句不赞同受挫难过,我会因为被人指出他们所认为的不足而大受打击。我把做决定的机会拱手让人,我在捍卫自己之前就先急的跳了脚,最后我只是执行者而非决策者,所以任何结果是好是坏我都没有感觉我都承担的心不甘情不愿。所以我不快乐,因为我发觉自己从未为自己的想法而活,而这样的现状,却是我自己的选择造成的。

错,不在工作,换一份工作永远不会解决我的问题。我很清楚这一点,但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因为一旦承认了,我就不得不面对自己真正的弱点,自己最敏感不愿意触碰的隐蔽角落。现在的生活,现在的工作,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想从中收获什么,放弃什么,释怀什么,都是我自己的权衡。可是因为工作本身的特性放大了我的问题,来的太过汹涌让我不敢看清,也不愿意看清,我想活在迷雾中,我想把所有的不幸福推给工作,这样我就可以活在自己的弱点中顾影自怜。

同样的,工作中缺乏的自重感也会体现在生活中,因为人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他的行为。小的时候我把重大事情的决定权交给了父母,成家了之后我又想把决定权交给伴侣。我意识到我丢失的自重感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去培养和呵护它,是我总把这样的机会拱手让人,所以我只能在别人那里求得尊重,求得赞许。那无论什么样的工作,无论和什么样的人相处,我都不会发自内心的平静和快乐。可是如果我发现我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其实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任何公司任何人,我会更加心甘情愿的。

丢失的自我和自重感,只能在一件一件需要我做决定的事情中慢慢找回来。这可以是在一项工作任务,也可以是一件生活中的小事。“别人说的话,随便听一听,自己做决定”。绣球花想要活在大树的阴影下,可是我不会,我也不要。我终究要走出任何人的阴影,终究要活出属于自己的人格,它应该不完美,但是它属于我。“既然你我都有这么多未加开发的潜能,那又何必担心自己不像其他人呢?你是这个世界上的新东西,以前从未有过 — 从开天辟地直到现在,从未有过完全跟你一样的人。而且将来直到永远,也不可能再出现一个和你完完全全一样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