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从未抚平,何来原谅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

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即使漂泊在他乡,即使工作繁忙,只要想到这幕惨剧,就心痛如绞。

学生时代买的那本《正义之诉》还静静的躺在家中的书柜上,可是里面却记录着惊天动地的人间悲鸣,我想用残忍,恶毒,灭绝人性,惨绝人寰来形容当时侵华日军的狗日的勾当,但是我仍觉不够,即使是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它们,它们也不配。

那一张张的黑白照片,是带着血的。

一个日本兵大笑着用手中的长刀插着一个活生生的婴儿高高举起。

日本实验室中,一个大型试管中浸泡着被一半切开的中国人,做他们的人体试验。

无数的中国女性被日本兵一遍遍的强奸施暴。

中华大地尸横满地,哀鸿遍野。

我不愿意再想了,我不愿意再写了。但是我知道,这些影像,从未在我心中散去。

这些都只是无数真实惨剧的一幕缩影,就在1937年12月13日。

这才是真实的恐怖片。

我多么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啊。

当我在南京读大学的时候,每当踩着脚下的土地,我知道,无数的冤魂,从未安息过。

因为无耻的施暴者,还在血淋淋的伤口上,划上一刀又一刀。

施暴者以及所有当今日本政府的助纣为虐者,我不恨你们。

我恨透了你们,恨极了你们,这种恨,痛到了我的骨血里。

我是多么热爱现在的和平生活啊。

我也多么想冠冕堂皇的说一句:牢记历史不是为了仇恨。

可是我从来不需要刻意的牢记这段历史,它早刻在我的骨子里;而那些助纣为虐的和那些被洗脑的乌合之众依然横行霸道,面对比暴徒更加不知廉耻的它们,我们却要捂着自己流着血的伤口淡淡的说一句原谅么。

当然不是。

它们不需要我们的原谅,因为从来,被残害的弱者总在黑暗中尸骨全无,得逞的施暴者却在阳光下仰天大笑。

你越是顶着天使的圣洁光环,施暴者却越是呵呵冷笑。

原谅?它们不需要,良知早被丢弃了垃圾桶,发臭变质了。

所以我会给他们祝福。

这个夜晚,我祝福所有的施暴者以及那些拥护日本南京大屠杀罪行的助纣为虐者。

祝你们,今夜,好梦。

希望你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