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五年(第一章节)

笔者想要描绘明朝重要的一年1587年。前两章讲述了两个性格截然不同却前后身居内阁大学士的人物以及与之牵扯的人和事,想要从微小事件中表达对明朝政治 “用四书五经的伦理道德治国,而非严格规章制度的法律治国” 的看法。

第一章的张居正是一个以两袖清风一切以国家利益为重而自居的人。明朝在作者看来是一个过于重视礼节经学的政权,因而从开国以来文渊阁的文官们就是政权的中坚力量,而武将的声音是鲜有人听的。张居正拥有天然的优势 – 万历皇帝从小的老师,可以说是到死都被万历尊敬甚至言听计从的人。由于万历的年幼即位,张居正一直对万历的全方位学习操心不已,安排了很多的学习计划,给他讲四书五经,忠孝仁义等等被当时政权信奉的东西(其实就是操控民众思想的东西)。万历每天都被安排的满满的,不比准备高考轻松,唯一的自由时间也不敢懈怠,因为那是复习的时间,并且第二天就会被要求背诵。这段作者写的很有意思:如果准备充分,背书如银瓶泄水,张先生就会颂扬天子的圣明,但如果背的结结巴巴或者读出别字,张先生也立即会拿出严师的身份加以质问,使他无地自容。

张老师总是能够大义灭亲提出对国家建设有用的建议,铁面无私,前期的确是鞠躬尽瘁,为国尽力,使得万历对他言听计从。我想,一个5岁小孩一直和张老师朝夕相处,看他言传身教,听他谈古论今,自身的价值观必然会被张老师所刻意塑造,也会对其产生精神上的依赖,才导致了之后张老师理应丁忧(父母去世卸职回家守丧三年的制度)却被万历不肯放行,从而导致群臣对张老师的各种误解,也为日后的各种悲剧埋下伏笔。

很少有受皇帝如此尊敬宠爱的人还能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张居正在中后期也利用自己的权力敛财,并且排挤所有对他不利的官员,在重要的位置上安插的全是自己人,使得那个时候的实权几乎由他一人掌控,引发众怒在所难免,然而他太会塑造自己的形象,导致万历一直维护他至死。然而,死后却发生了重大的转折,再也没有人干预群臣的众怒,于是所有由张老师引发的冤案悲剧得以洗刷,所有人站在道德制高点谴责张老师,把他曾经的贡献完全忽略,把他贬得体无完肤,甚至加了不少莫须有的罪名,最致命的一条 – 图谋皇位。万历的心路历程是由一开始的不信,到看到证据的难过,念及旧情的不舍,和一再被铁证冲击的心灰意冷,到最后处理张老师的冷酷无情。读来让人唏嘘,这样一个对他来说即是老师,又如父亲的人,在自己面前如此清廉有道德的人,却有数不清的如此下作见不得人的事情,万历觉得自己的世界是崩溃的。第一次对人生产生了怀疑,张老师亲手给他建立的人生的道德标准,却用行动毁掉了它。这个事情导致了万历之后对大臣们的心灰意冷和漠不关心,滋生了君臣矛盾,并对今后朝局的不稳定有决定性的作用。

当然,皇家的冷漠无情也和他们的痛心一样深刻,万历没收了所有张老师资产,废了他的所有儿子并且流放,总之张老师死后他的家人很惨,他自己也早被刻画成了一个遗臭万年的人,他所有曾经的鞠躬尽瘁也不会再被提起。所以说,皇恩浩荡,不过如是,尽管万历痛心,也一样无情。但是,万历还是公允的,针对张老师“图谋皇位”的奏章,他回顾自己与张居正的朝夕相处,从未觉得他有任何谋逆之心,所以在最后万历也从没有给张居正加上这一条罪行,在我看来,他是清醒冷酷又痛心。之后又有一个小插曲,在处理了张老师很久之后万历还会问张老师被没收充公的房子是怎么处理的,是卖了还是租了,如果租了租给谁了?可见万历对他的挂念,这些矛盾的情绪夹杂在一起,因其复杂,才真实有趣。

作者还对明朝当时的繁文缛节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比较经典的就是早朝和经筵,全部都是流于形式,效率底下到了极致。大家很熟悉的早朝,需要皇帝大臣都很早起床,从正门进入皇宫,有乐队和象队,还要根据身份地位的不同依次跪拜。。等等,大部分的时间都不是讨论国家要事。经筵也是流于形式的给皇帝上课的一种,细节 – 引导皇帝开始讲课的赞礼官们(绘声绘色的赞礼欢呼),给摊开讲义的左右各一个展书官(还要站的对称,用一块铜尺把讲义压平),讲课的讲官又是另一个人(还要把对皇帝的劝诫通过由古及今的方式暗藏在讲话中),开始正式讲课之前需要磕头,并且展书官退后,讲官上前等等走位要到位。原文对这一细节描述的很有滋味,让人真的有 “一本正经在搞笑” 的感觉,最后笔者指出其实大家期待的只是 “讲经” 之后的 “筵席”而已。这种效率的底下各朝各代都有很多,但笔者显然认为明朝这样的现象由其严重,导致了最后明朝的悲剧。

第一章的信息量很大,涉及人物也很多,对一些细节的描述很详尽,历史人物也是有血有肉,读的时候脑子里面就在演着一部电视剧,画面感很强。第一章第一遍,理解还很浅显,读历史和读科幻有着不一样却又有点相似的乐趣,我很喜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